愿我们的努力能使人间多一份觉悟和善良

返回首页

南无阿弥陀佛的笛声

出自: 《乐趣园〖极乐之光〗》  作者:安虹
  
  (一)
  
   直到如今啊,我依然是那个头发散乱,脸蛋脏脏的小女孩。虽然弥陀的大慈,洗去了许多忧愁的回忆,但在回想童年时,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依然清晰地浮现在脑 海。在那些漫长寂寞的夏天,湿热难耐的雨季,我读书、上学、玩耍、挨打、发呆。大人所承受的生活重担,在他们肩负不起的时候,往往会如暴雨一样倾斜在孩子 身上。小小的人儿就生活在恐惧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惩罚就会降临。过上几天平静的日子,就不敢相信它会延续下去,总觉得在平静之下,一颗定时炸弹正在滴滴答 答地走向爆炸。
  等待完蛋和完蛋同样可怕。
  
  (二)
  
  等待之中,我常常去想一些比较愉快的事情。
  比如:宇宙。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宇宙中除了地球,还有其它的星球。地球很大很大,谁也不能走遍它的所有地方。可是和太阳相比,地球小得就像摩天大厦里的一粒樱 桃。要是和银河系比呢,太阳和它的行星们只能算是水滴一颗。而银河系又只是无数星系中的普通一个。宇宙浩瀚不可思议,渺小的我,算得了什么?渺小的我的渺 小的烦恼,又算得了什么?这么想,能给我带来一丝清凉的慰藉。
  有时我追问:宇宙有边际吗?有人告诉我:没有边际。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它有边际。 我幻想着,也许宇宙是在一个鸡蛋里,我们生活在蛋清或者蛋黄中的某一个分子中的某一个原子中的某一个微小粒子之上。而鸡蛋呢,正放在巨人家的餐桌上。说不 定哪一天,就会被巨人拿去做早餐煎蛋。
  别说没有了我,就是全人类都没有了,对于巨人来说,他的煎蛋也不会减少丝毫。而他只要轻轻磕破蛋壳,“啪” 的一声,我们的一切都会化为虚无。
  虚无就是没有,没有之后又是什么呢?
  
  (三)
  
  “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有人这样和我解释外婆的去世。
  我问:“外婆怎么了?”
  他说:“外婆死了。”
  “死是什么意思?”
  “死了就是走了,永远也不回来了。”
  “外婆去哪里了?”
  “埋到土里了。”
  “然后呢?”
  “会慢慢烂掉。”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了。”
  “再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一个人就这么简单的“没有了”?外婆死了,就好像从来没有活过一样。她生下的孩子,她建立的家,她做过的一切,将来也都会没有了。那么外婆为什么要活着呢?
  
  (四)
  
  “在有我之前,我是谁?”
   我知道因为爸爸妈妈结婚了,所以才有了我。如果妈妈和别人结婚,那么我会被生下来吗?我先以为会,后来觉得不会。因为只有妈妈和爸爸生的小孩才是我,妈 妈和别的男人生的小孩就不是我了。假如是那样的话,我到哪里去了呢?这真是个棘手的问题!我居然不是一个从来就有的东西,我竟然会消失!多么叫人害怕!!
  我想了很久,直到十几岁时的某一天,突然想到:如果妈妈和别的男人结婚了,就没有我。既然没有我,也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想到这一步,我心里舒服多了。虽然疑惑并没有被解答,但是已经被回避掉了。这也算是个不错的解决之道。
  
  (五)
  
  那个“没有了就是没有了”的迷惑一直伴随着我。
   外婆会死,我也会死,大家都会死;人类会死,动物也会死;社会会死;自然也会死;地球会死,宇宙也会死。随着年龄增长,我逐渐知道万事万物都会消亡。那 么,人类干吗还要这么辛辛苦苦地奔波呢?既然,我所做的一切连同我自己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又何必去做呢?我又何苦来到这个世间呢?
  就好像玩电脑游戏,我在里面斗智斗勇,出生入死,与敌人争战,和盟友联手,大家一起为胜利喜,为失败悲。正玩到热血沸腾,兴致淋漓之时,突然停电了。顿时间,你、我、他、玩游戏之人和所玩之游戏皆粉碎在无边的黑暗中!!连一粒灰尘都没有留下。
  真真是繁华如梦,富贵如烟。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唉……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但是,我可以选择不玩游戏,难道我能选择不出生吗?生死之事,岂有“当初”可悔?
  
  (六)
  
  你知道一脚踏空的滋味吗?你体会过慢慢沉没的感觉吗?
  在那些被“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所笼罩的日子里,我的心情就是这样,只能用“幻灭”来形容。我不能接受“什么都没有”的回答。这让人绝望,生命似乎成了一个恶意的玩笑。在这种巨大的空虚和恐惧中,我甚至不再担心惩罚何时来临。因为,让我活着就是最大的惩罚。
   随着而来的是,学业荒废,精神萎靡,情绪低落。我求助于文学、哲学、爱情、宗教,渴望一条解脱之道。于是我频频出入于图书馆、文学社、诗歌会、思想沙龙 之类的地方,表白、宣告、辩论、捍卫、呐喊,做着一个愤青通常做的一切。在最失落的时候,我会去宗教场所,在那里无助地哭泣和祈求。
  也曾考虑过放弃生命,但是因为不知道死之后是什么样,我害怕得下不了手。
   大约十年前的一个阴天,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于是第N次地去了一所寺院。我拖着脚,茫然地游荡,最后来到宝塔下。第一层里面供着一尊高大的佛像,隔着 铁栅门看进去,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我想在这么黑暗的地方呆着的一定是地藏菩萨,于是想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再想想自己内心正在经受的巨 大痛苦,真是悲从中来,不由得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你不是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吗?我这么受苦,你怎么就不管我了呢?”
  一时间,涕泪雨下,悲愤交加,辛酸之情如狂风骤雨奔泻而下。
  ……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尊佛像是阿弥陀佛像。
  
  (七)
  
  回忆了那么多痛苦,接下来回忆幸福吧。
  2001年4月1日,这是个值得记住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我认识了恩师上常下敏法师,开始学佛。
   所谓开始学佛是不准确的说法。因为在几乎整个四月份里,我都在和恩师辩论,妄图驳倒轮回、三世因果之类的“封建迷信思想”。虽然恩师很小心地用“生命之 河”这种不那么封建迷信的词语来和我这个新人类交流,但还是被我发现了其“封建迷信”的本质。在那段时间里,我的虚荣心、好斗心、好胜心尽显无遗,丝毫没 有体会到恩师的慈悲宽容,只是绞尽脑汁地想着获胜。
  直到有一天,恩师对我开始宣说阿弥陀佛的因地修行,他的四十八愿,他的正觉成就,我这颗冷酷的心才开始变软。
  当恩师说到法藏比丘为众生五劫思维,兆载修行,四十八愿,愿愿都是为了众生时,我不禁感叹:这个法藏比丘真是个好人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就是雷锋、张思德、焦裕禄也比不上啊。
  接着恩师又说到法藏比丘曾立誓:若我不能建立净土,并使一切念我名号的众生来到我的净土的话,我就不成佛。而法藏比丘已经成佛,所以一切念佛众生都能前往他的西方极乐净土。
   听到这里,我可乐坏了。因为我也念过“南无阿弥陀佛”呀,我也能去极乐世界了!这等好事竟然落到我头上来了,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原来没有了不是没 有了,原来在黑暗死亡的背后是光明的净土,原来在死神冰冷双唇之后是阿弥陀佛温暖的怀抱,原来这纷乱迷惘的生命还可以有这么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就一个像流落街头的乞儿,在饱受饥寒困苦、冷眼棍棒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国王,顿觉大可依靠,大可慰藉,自豪,骄傲,甚至洋洋得意,恨不能向世人宣告:我的爸爸是国王,你们谁也别想在欺负我了!!
  
  (八)
  
  后来,我听说夏莲居先生在学习了净土法门后,曾闭门大笑三天:“这下子可有出去的办法了。”我不禁会心一笑,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我乐了多久?不知道。也许可以说,直到此时,我仍然沉浸在这份快乐之中。亲爱的读者,你能想象得出此刻我的笔尖书写这些文字时,是何等的轻快吗?
  但是在那不久,有很多疑问开始慢慢出现。
  “真有净土吗?真有阿弥陀佛吗?”
  “只要念佛就能往生吗?真的不用作别的修行吗?”
  “应该怎样念佛,才能配得上那么庄严的净土呢?”
  “什么是自力?什么是他力?”
  “信心是什么?”
  “一心不乱是什么意思?我做不到怎么办?”
  。
  。
  。
  。
  。
  。
  无穷无尽的疑惑缠绕着我。我多么害怕阿弥陀佛和净土,还有往生都是假的,我多么害怕受骗。我真的,真的不愿再回到那沉没和幻灭中去。
  
  (九)
  
   于是,我开始读书。先读净土三经,没想到三部经合起来才薄薄一册,这么件大事,世尊三言两语就讲完了,简单得叫人不敢相信,而且有些地方我也不太明白。 因此接下来读祖师论著,祖师们讲解得详细,但也很复杂,愚笨的我看得满头雾水。所以,我又去读当代大德和网络上各位善知识的文章,结果发现人人说法不同, 个个似乎都很有道理,我更加糊涂了。
  这么一路读下来,我的疑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成几何级数增长,正应了“去一添两”的古话。在我眼里看来,这些经论有太多矛盾的地方,太多奇怪难懂的地方,太多不合逻辑讲不通道理的地方。当然,我从来没有为此在自己身上找过原因。
  我去问恩师,恩师的回答总是短短一两句,不仅稀松平常,而且往往答非所问,更要命的是,有时根本就不回答。
  到了很久以后,我才渐渐明白,恩师的回应,不论是长是短,是有声还是无言,都很准确恰当。可当时的我不是真心求法,只是想听到自己想听的话,结果当面错过。
  
  (十)
  
  2002年春天的某一天,我怀揣着一本写了许多问题的笔记本去请教一位善知识。善知识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反问了我一句:“是不是我把你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回答了,你就没有问题了呢?”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会有更多的问题的。”
  这一问一答,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使我明白这种学佛方法本身就有问题。世间学问是靠学“问”,问出来的,是靠怀疑精神探索出来的,但是阿弥陀佛的慈悲不是靠学“问”和怀疑来领受的。当我抱着挑毛病,找漏洞,验真假的心来学佛,我怎么能体会到佛菩萨天真赤诚的心跳呢?
  
  (十一)
  
  我开始放弃这种做学问的学佛方法。可是,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没事可作了。
   若要我精进念佛,我像只猴子似的动来动去,坚持不了一会;若要我像那些纯情无我的念佛人般,以孺慕之心沉浸于弥陀的慈悲之中,我也做不到;对照净土三 经,高标准的我做不到,低标准的,好像已经具备了。一时间,我不知何去何从,实在感到迷茫,不禁发问:阿弥陀佛啊,你到底要我做些什么呢?
  但紧接着,我又想到阿弥陀佛不是做买卖的,他不会要求我做些什么来换取往生。
  可是,难道我就什么也不用做吗?就这样子,就能去极乐世界吗?
  弥陀啊,我没有自力,也体会不到他力,没有至心信乐,没有一向专念,没有精进不止,没有工夫成片,没有一心不乱,没有都摄六根,没有净念相续,没有无上菩提之心,也没有善导大师说的两种或五种深信。
  我一无所有,如何才能赢得你的爱?
  
  (十二)
  
  苦恼啊,真是苦恼!
  念佛本是易行道,却被我搞成了其繁无比的一团乱麻。当我求助于恩师的时候,恩师没有说什么,后来写了一句话给我:
  大悲无倦常照我身,烦恼障眼虽不见,我亦在彼摄取不舍之中。
   短短二十来个字,如一股清泉滋润了我焦渴的心田。弥陀本愿源于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弥陀没有分别心,不讲条件,也不会和我商量。不论我是否知道,是否同 意,是否接受,他都已经在极乐国土为我准备了新的生活。正如,我糊里糊涂不知怎么回事地被生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我也将糊里糊涂不知怎么回事地被生在西方莲 池之中。我投生于娑婆,是由于业力牵引,业力不会和我商量,因缘一到,果报自然现前;我往生于极乐,是由于佛力牵引,弥陀立誓:念佛者往生。我念佛,所以 我往生。这也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啊。
  业力,不可思议;佛力,亦不可思议。
  南无阿弥陀佛。
  
  (十三)
  
   转眼间到了2003年,刚过元旦,我就遇到一位善知识,他快乐的念佛心情深深地感染了我。事后回想起来,他所说的话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很多我以前都听 过,甚至自己也说过,但是那时听他说来,觉得特别入耳入心。一片欢喜雀跃之情在我心中渐渐升起,越升越高,最后澎湃激荡至难以言述。
  佛的光明、慈悲如同浩瀚的大海,掀起拍天巨浪,将我席卷而去,这愿海既温柔如抚摸、如阳光、如乳汁,慈祥细腻地滋养我,充实我;又强劲如台风、如海啸、如雪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了我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但万万没有想到,失去自己竟是这样的快乐!
  更加奇妙的是, 不仅没有了我,也没有了弥陀,只剩下南无阿弥陀佛。多么快乐的南无阿弥陀佛!
   而最最奇妙的是,南无阿弥陀佛之中,又有弥陀,也有我,也有和我正在交谈的善知识,还有许许多多众生。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心佛众生本是一体”,并且 不由自主地对一切众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情感,这种情感包含着爱、赞叹、怜悯、同情……它使我有了一种异常强烈的愿望: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一切众生。这种 愿望如此强烈,以至于我恨不能分身千万亿,立刻飞往十方世界去普济诸贫苦。
  至此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佛菩萨甘心为众生舍弃身命,实在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巨大推动力呀。什么是无缘,什么是同体,为什么称之为大,为什么佛菩萨为诸众生做不请之友,平日里纳闷不解之处,在此时都豁然开朗了。
  那几天,我真是又哭又笑,如癫似痴,欣喜若狂。
  我对恩师讲了这次经历,他高兴得竟流下了欣慰的眼泪。
  
  (十四)
  
  从那时到现在,我依然在念佛、学佛,以愚劣凡夫之身享受着弥陀无言的大爱,安心快乐自不待言。
   回首短短的学佛经历,我感到自己如同一根普通的竹竿,被弥陀掏空做成了一支竹笛,弥陀把我放到他的唇边,那美妙的法音就顿时充满了我的身体,我那小小的 心儿就自豪幸福得快要爆裂。如果有一天,我乘着这笛声的翅膀飞到你心间,请不要惊讶,不要问我是谁,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是你我共同的称谓。
  南无阿弥陀佛
  
  (完)
  
  本贴由安虹于2003年10月08日16:49:31在乐趣园〖极乐之光〗发表

电子禅香港主站:www.dianzichan.com 大陆镜像站:www.dianzipusa.com

中华人文学会有限公司【电子禅工作室】